新闻详情

倒计时64天:特殊时期的北京一零一中高考备考战

4
发表时间:2020-05-04 22:52

倒计时64天:特殊时期的北京一零一中高考备考战

  4月27日早上7点,在位于海淀区圆明园遗址内——北京一零一中总校(以下简称“一零一中”)门前,戴着颜色各异的口罩、身着红白色相间的校服的高三学生们,在经过智能测温器、手部消毒等环节后,按照地面一米线的指引,逐个进入阔别已久的学校大门。

  校门内,等待多时的校长和高三年级老师们一字排开,与他们握手并送上一份礼物——校园咖啡劵和一张抵达梦想大学的“民族复兴号”车票。5名手执红色国旗的旗手在空旷地操场中将旗帜升起。教室内,数百名高三年级学生透过屏幕完成了这次升旗仪式。

  这是疫情之下,停课后一零一中第一批正式返校复课的高三年级学生,也是其自1946年建校以来一次“特殊”的开学仪式。与此同时,北京市254所学校近5万名高三学生在同一日进入校园,宣告有序的在校学习生活正式开启。

  在过去的3个月时间里,包括一零一中在内的数十万所院校——根据《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统计显示,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51.88万所——刚刚经受住一次大规模线上授课“大考”。

  现在伴随着高三复课进入实质阶段,如何在时间、场地受限的特殊时期再次带领学生在余下不足70天的高考冲刺中,交出一张完美答卷?也在诘问着这所有着悠久历史的北京市重点中学。

  线上狙击战

  2020年1月20日,北京一零一中副校长熊永昌还在山东临沂举行的干部会议上开会。彼时武汉的疫情已经逐渐紧张,他的直觉是事情要来了。

  熊永昌的经验是来自于2003年的非典。那时候他正好担任一零一中高三年级组组长。在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来校审查时,当时的一零一中就只有高三一个年级在上课,所以熊永昌知道在疫情发生后,有些事情是需要提前筹划的。“比如,疫情期的隔离防护。比如,线下不能开课怎么办?”熊永昌说,想到假期里还有要上课的高三学生,当时心里是有点慌的。但好在与2003年不同,时隔17年之后的网络技术在中国已经成熟,但是线上上课具体怎么弄,效果好不好?心里还是没底。

  1月21日,只开了一天会的熊永昌和学校里的其他管理者匆匆赶回北京筹备这些事情,摆在他们眼前的还有一系列棘手的问题。

  事实上这不是疫情下一零一中一家的难题。在这场被教育人士称之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最大范围的一次利用互联网教学的实验中,没有过经验的公立院校,均在应对一场技术上的未知。

  熊永昌说,网上授课最大问题是平台。疫情期间是有一些公众免费平台,但真正要做到大规模网上授课,谁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在经过多方审慎考察后,一零一中包括圆明园总校,双榆树、上地等4家分校的初中部选择了科大讯飞(33.280, 1.01, 3.13%),高中部选择了101远程教育网。

  选择这两家企业作为合作伙伴,在一零一中校方的眼中是基于以下原因:两方技术都经过了市场的检验,在与一零一中多年的合作中也建立了最根本的信任。其中,101远程教育网是一零一中参与建设的远程授课平台。

  大规模线上授课肯定会遇到诸多困难,最怕遭遇企业中途撤退。以前熊永昌在这方面吃过苦头。“我们学校有一定的特殊性,校区众多、人数规模大,考虑到网上授课的效果和互动性,选择了具有难度的直播课。这些都要求企业不止提供技术成熟的服务,还要能协助老师应对一系列问题”。

  为了打好这次线上狙击战,早在2月10日前一零一中即已在教师间启动了大规模培训。那时候的场景,让现在熊永昌回想起来颇感头痛。“你不知道当时有多崩溃,每天都会遇到各种问题,有平台的问题,也有老师操作的问题,包括我自己也遇到过好几次乌龙事件。”

  摆在科大讯飞后台人员的压力是每天近万条的操作提问待处理。熊永昌说,“有时候碰到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些技术人员干脆就通过远程操控为我们解决,以上这些,如果没有技术、人员的支撑是不可能完成的”。

  技术解决完了,就是保证学习效果。疫情期间为保证学校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效果,一零一中给老师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学生学习的内容老师能做到随时解答。第二、不要让一个学生掉队,特别关注班上不同层次的学生。第三、批改作业,及时纠正上课中不懂的内容。

  也是基于上述因素,这所学校对以直播形式授课有着迫切的需求。在熊永昌看来这很好解释:“线上学习要求学生具备自律性,如果仅把一天的录播课程简单给学生发放,老师无法了解学生学习的真实情况。“在一零一中,我们的老师是以自己的教学资源为主,其它资源都叫参考资源。六个年级每个班老师通过线上直播与学生进行互动,可以随时点名向学生提问问题,确保他们都在学习状态”,熊永昌说。

  通过这一系列措施,一零一中打通了一条在家上网课的模式,也因为这些,在疫情期间市教委调研网课的问答平台上,一零一中的学生提问的问题最少。

  线下复课

  延迟复课下,余下的60几天时间,正在考验着包括一零一中在内的每一所中学。

  4月12日,在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北京市教委正式公布了今年高考时间:2020年北京高考具体时间为2020年7月7日至10日。

  在这场仅有两个月的备考冲刺中,根据疫情防控的需要,北京高三学生实行错峰出行。学校每日开课时间为早9点半,下课时间为下午3点半,学生到校与离校时间可保持适当弹性。

  缩短的上课时间、需要保持的适度距离,一系列挑战等待着学校的解决。熊永昌说,一零一中学采取的策略是把以往一个教学班分拆成两个,全校14个班级500多名学生,拆班后变为28个。

  为了不改变学生原有班级的任课老师,不增加他们的上课时常。拆分后的两个班级安排在临近位置,教室全部联网,采用同步课堂方式——老师佩戴智能耳麦,在电子黑板书写的板书共享至另一端教室的黑板上——进行。90分钟的课程,老师会以“走班”的形式平均分配两个班级的上课时长。

  一系列新科技、新技术的应用,正在最大程度帮助学校和老师冲抵疫情带来的影响。

  熊永昌觉得,一场大规模的线上授课实验就这么自然的来临了,尽管没有像外界所说它可以改变以后上课的模式,但眼前确实推进了线上教育的变革。

  他说,线下复课后,一零一中会继续保留线上直播的模式为学生进行答疑,用这种“混搭”的方式实现课程上的无缝衔接,连排课的课表都不用改变。

  现在紧张的黄金备考期已经开启,在这场基于众多因素组成的拔河比赛中,取得高考成功的关键是对时间、效率、效果的掌控。

  扛过多年高考军旗的熊永昌显然已经做好准备,即使在目前为防控疫情有了诸多条件限制的前提下,他依然认为只要在接下来的学习中,把教学的节奏和内容上安排妥帖,是可以保证效果的。在熊永昌看来,线上与线下模式是在形式上发生了变化,学生的能力问题与教学内容有关,与形式关联不大。

  熊永昌表示:“比如,今年高考延期一个月,你这一个月准备拿来做什么,有没有相应规划?这很重要。作为学校要看得是这一个月多在哪里,我们需要从过往的高考往前推,4月初是一模,5月初是二模,6月初是高考,刚好一个节点是一个月,每一个月都有相应的内容安排。”

  按照熊永昌的介绍,过去每个区都会在这个时间段进行一模题处理,相应在教学规划上也会有不同专题、应试策略加以应对。现在多出来的一个月是多在了一模之前,这个阶段恰好是解决学生能力提升,偏科问题,突破难点问题的黄金时期,要做的就是把这个时期的综合专题复习安排好。

  熊永昌表示:“事实上,在多出来的一个月身上下功夫是可以把学生之前学习基础不扎实的地方夯实的”,在熊永昌看来,如果把规划安排好,让学生能有所收获,是不会对高考造成什么影响的。


分享到: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